双色球中大奖怎么领奖|双色球走势图表近50期
用戶名: 密碼: 找回密碼  我的助手
 首頁  黨建工作  工會工作  紀檢監察  精神文明  黨員在線  文苑風景 
. 經典著作 . 重要文獻 
. 理論研究 . 黨史資料 
. 黨紀法規 . 工會法規 
. 偉人風采 . 黨建雜志 
. 調查研究 . 視頻點播 

當前位置: 首頁>>專題專欄>>黨群之聲>>紀檢監察>>警鐘長鳴>>正文
藥監局女處長“少吃多餐” 十年日均受賄百元
2007-11-26 00:00 黨群之聲 黨工委辦公室
藥監局女處長“少吃多餐” 十年日均受賄百元 時間: 2007-11-21 8:53:24      在國家藥監局窩案落馬的官員中,藥品注冊司化學藥品處處長盧愛英是唯一的女性。這位注冊司長曹文莊的得力助手,她的貪婪與占有欲與眾不同,除去最高一筆5萬元外,單筆受賄金額大多是萬元以下,尤以2000元居多。法院認定她受賄36萬余元——10年平均每天受賄100元。   2007年7月5日,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以受賄罪判處盧愛英有期徒刑13年;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,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。   一審判決后,盧愛英不服判決,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。目前,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正在二審之中。   別人也都有份兒,年年享受“歲敬”   1996年2月,46歲的盧愛英被任命為國家醫藥管理局科技教育司科研管理處副處長。這個位置,關聯著許多單位的生存問題:生產企業和科研單位如果想在國家醫藥管理局立項,必須經過盧愛英的審批。   在這些項目的背后,隱藏著巨大的利益,如果立項成功,國家則撥相關科研經費。一些生產企業和科研機構,如果拿不到或者拿到很少的項目,也就意味著科研人員沒事干,全單位的人都要餓肚子。   “歲敬”,是舊時代官場的一個潛規則,就是逢年過節時下屬官員向上級官員“供奉”的禮金。1996年春節后,剛上任的盧愛英收到了下屬單位的第一份“歲敬”。   送“歲敬”的兩人來自天津的一家醫藥研究單位,其中的張某曾與盧愛英一起共事。當張某和他的領導得知盧愛英走馬上任之后,連忙趕赴北京專程看望她。   在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話題之后,張某和其領導起身告辭。臨走時,張某拿出一個信封放在了盧愛英的辦公桌上。   盧愛英以為是什么材料,打開信封一看,里面是2000元現金。在當時,2000元差不多是盧愛英兩個月的工資收入,她雙手像捧著一個刺猬一樣,忙拉住了張某。張某說:“大姐,您別嫌少,我們知道您在國家機關收入低,這是我們的一份心意,貼補點家用吧。而且這錢也不止給您一個人,別人也都有份兒。”   當盧愛英聽說“別人也都有份兒”時,便收下了。   從1996年到2002年,張某和他的領導,每逢春節前后都會給盧愛英呈上“歲敬”2000元;從2003年到2005年春節,“歲敬”增加到3000元。加上盧愛英和她的愛人住院期間,張某兩次共送給盧愛英“營養費”5000元,盧愛英共收受張某賄賂2.8萬元。   與天津這家醫藥研究機構相同的是,2002年2月至2004年1月,盧愛英因為給山東一家醫藥研究所的藥品申報及注冊提供了幫助,先后3次收受該所所長張女士給予的“歲敬”共計6000元。而這6000元竟然全部是張女士的個人獎金。   “少吃多餐”,收錢只收幾千元   1998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與衛生部藥政司等機構合并,成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,鄭筱萸出任首任局長。而已是正處長的盧愛英,順理成章地成為新成立的國家藥監局藥品注冊司化學藥品處處長。   可以說,國家藥監局最要害的部門是藥品注冊司,而注冊司最要害的部門是化學藥品處,所有化學藥品都要經過盧愛英這一關。   此時的盧愛英被稱為“醫藥界女強人”,手中權力漸漸達到了她人生的頂峰。不過,盧愛英的受賄胃口和其他貪官相比,太小了——從2000元增加到5000元,這是她的底線。她自欺欺人地以為,“少吃多餐”才穩妥,每次收5000元算不上什么大事,也算不上受賄。   很多企業老總得知盧愛英只收幾千元的這個嗜好之后,紛紛投其所好。   多家制藥企業的董事長、總經理如過江之鯽紛至沓來,幾乎每人每次都是留下幾千元的“歲敬”或“茶錢”。 如海南一家赫赫有名的制藥企業董事長,每次到盧愛英的辦公室,都放下2000元,4次給了8000元。   某制藥企業為了某種藥品能盡快得到審批,該企業的殷總打通前期所有關節之后,批文卻卡在盧愛英手里遲遲沒有音訊。因為跟盧愛英不熟悉,殷總在盧愛英上班后,直接來到盧愛英家找到其夫,匆匆留下裝有5000元的信封就離開了。不久,殷總拿到了批文。   有了這次未謀面的“交情”,殷總迅速與盧愛英建立起良好的關系,盧愛英專門給殷總打電話說:“再有藥品申報,你不用往北京跑了,直接給我打個電話,我給你辦了就行。以后你逢年過節來北京的時候,別忘了來家坐坐啊。”   在不知不覺間,盧愛英超越了5000元的底線。2004年春節之后,殷總送給盧愛英1萬元,她沒有拒絕。殷總3年共送給盧愛英兩萬元,獲得了若干個批號。   然而,并不是只要送了錢就能拿到批號的,四川一家醫藥公司就很不走運。   2005年9月,四川一家醫藥公司的負責人,在申報的“維生素B1和維生素E兩種藥品暫不采用國家標準管理”的過程中,找到盧愛英幫忙。   盧愛英讓對方回去等消息。這個負責人留下回四川的車票錢,從隨身攜帶的差旅費中擠出1萬元交給盧愛英表示感謝。但是,等他回四川過了好久之后,盧愛英才打電話告知他們公司的申請沒有獲得批準。   這位負責人沒有辦成事,只好自己掏腰包墊付了這1萬元。   胃口被撐大,栽在“掮客”手上   有一個人能把盧愛英玩得團團轉,最后還把盧愛英扔進了監獄,這個人就是手眼通天的中國藥學會咨詢部主任劉玉輝。   從1996年收到第一份“歲敬”以來,盧愛英一直堅持“少吃多餐”的受賄方式,這也是她能夠安心地多次受賄的原因。但是,隨著職務的提升,成為廳級巡視員的盧愛英,最后還是吃了大虧。   最終把盧愛英拉下馬,并供出盧愛英的是“掮客”劉玉輝,而把盧愛英胃口撐大的,也是劉玉輝和“拿號王”魏威。   劉玉輝最初找盧愛英幫忙,是為了白云山制藥廠的利益。但是,當劉玉輝發現盧愛英的胃口不大時,很高興。因為曹文莊等官員的胃口太大,而盧愛英只占小便宜,這就大大減少了投入成本。因此,除了白云山制藥廠的批文,劉玉輝大量接手了一些制藥企業批文的審批斡旋事宜。   2004年,劉玉輝為深圳某藥業公司辦理多種藥品增加規格,多次找到盧愛英,盧愛英同意將深圳這家藥業公司申報的藥品,越權直接在國家藥監局審批。2005年春節前后,為了感謝盧愛英的幫助,劉玉輝送給盧愛英一個水果籃,果籃內放了5萬元。   第一次收到這么大數額的“歲敬”,讓盧愛英提心吊膽了好一陣子。為了穩妥起見,盧愛英還是把自己“少吃多餐”的觀點傳達給劉玉輝,劉玉輝當然言聽計從。此后,每次辦事或者不辦事的時候,只要劉玉輝到盧愛英的辦公室或者家里,都甩下5000元“茶錢”。如果盧愛英出國,劉玉輝每次也都給盧愛英1000歐元或者2000美元。   當然,這些錢都是一些制藥企業提供的,盧愛英也知道劉玉輝拿了大頭,而自己只是拿了一點零頭。雖然是自己定下的“少吃多餐”的規矩,但心里總有些不平衡,有什么辦法讓劉玉輝源源不斷地往自己的腰包里塞小錢呢?   2004年7月,盧愛英的女兒大學畢業后沒有找到工作,盧愛英覺得這是個揩油水的好機會。這年年底,盧愛英向劉玉輝倒起了苦水:“我女兒大學畢業半年了,還沒找到工作,我們老兩口沒幾年就該退休了,以后怎么辦啊!”   劉玉輝聽出了盧愛英的話外音,當即爽快地說:“讓你孩子幫助我翻譯資料吧,每月支付工資5000元怎么樣?”   盧愛英說:“5000元對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太多了,我定個數吧,3500元,怎么樣?”   既然盧愛英主動“降價”,劉玉輝同意了。盧愛英給了劉玉輝一個銀行卡號碼,之后,劉玉輝先后3次給這個銀行卡里共匯入人民幣1萬余元。但是,盧愛英的女兒根本沒有為劉玉輝做過任何翻譯工作。   隨著“感情”的加深,盧愛英和劉玉輝把這種“感情”滲透到雙方的家庭之中。2005年6月,魏威的阿爾貝拉公司申報“神經節苷脂”等兩種藥品的修訂,盧愛英給予了決定性的“關照”,所以,魏威和劉玉輝都萬分感激盧愛英。   一個月后,劉玉輝專程邀請盧愛英夫婦來到河北燕郊他的別墅做客。午飯后,他給了盧愛英兩萬元,盧愛英開始還百般推辭,但劉玉輝說:“這錢是魏威送的,他們有的是錢,你不要白不要。”   盧愛英聽劉玉輝這樣說才收下了。而事實上,僅僅這一次,魏威就給了劉玉輝1.6萬美元現金和3萬元人民幣的購物卡。兩個月后,盧愛英裝修廚房時,劉玉輝給了盧愛英價值1萬元的購物卡。盧愛英對劉玉輝送購物卡的方式大加贊賞,覺得這要比直接送錢面子上好看多了,也安全多了。   得知盧愛英愛上了購物卡,劉玉輝再次找到一個送購物卡的理由。   2005年10月,廣州白云山制藥總廠為了避免該廠研制的藥品“頭孢硫脒”不被其他制藥企業仿制,希望通過劉玉輝的關系,請國家藥監局拒絕受理其他制藥企業申請對該藥的仿制。   曹文莊是劉玉輝的“鐵哥們兒”,而盧愛英的胃口還要稍稍填補一下。于是,劉玉輝和白云山制藥總廠的領導一起宴請了盧愛英夫婦。飯后,劉玉輝把5張面值人民幣2000元的購物卡塞進了盧愛英的包里……   日進百元,10年受賄額與工資相當   在2005年10月,收到劉玉輝送給自己5張購物卡之后,盧愛英擔心有一天會東窗事發禍及自身。為了將來安全,她把贓款全部裝在一個密碼箱里,然后找到以前的同事高某,請高某以個人名義在銀行開設一個保管箱,說是存放丈夫公司的錢款和文件。   高某將保管箱的兩把鑰匙全部交給了盧愛英的丈夫,這樣盧愛英和丈夫可以隨時開箱取物。   2006年1月12日,因涉嫌行賄受賄被羈押的劉玉輝供出了盧愛英。當天,正在寬溝開會的盧愛英與曹文莊等人一起被檢察機關帶走。   盧愛英除了如實供述收受劉玉輝賄賂的事實外,還主動坦白了收受其他醫藥廠家、企業給予賄賂款的事實。   第二天,得知妻子被檢察機關帶走,盧愛英的丈夫急忙找到高某,提出更換銀行保管的要求。但此時高某已聽說盧愛英被檢察機關傳訊的消息,感覺到保管箱里的東西可能來路不正,所以委婉地拒絕了。   2007年2月13日,根據盧愛英的供述,檢察機關在招商銀行北京亞運村支行打開了這個保管箱,從保管箱中起獲人民幣80余萬元、美元1000元、港幣1萬元及歐元250元。最終法院認定受賄贓款36萬余元,其余的49萬余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。   巧合的是,國家藥監局出具證明:1998年1月到2006年2月,盧愛英的工資及生活補助費的總和為人民幣近36萬元,與她的受賄數額基本相當。   (民主與法制時報)
    
關閉窗口
双色球中大奖怎么领奖